中.


米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Nov 05 Sun 2017 18:23
  • Blood

(Jin V/帶病設定)

***閱讀文章前先請滑至最底部看參考的疾病喔~***

------------------------------

說真的碩珍的童年不怎麼愉快,一切都源於陰暗的家,皮膚白皙至病態的母親,依稀記得小時候的他只能緊緊抱住泰亨,把臉埋進可愛弟弟的頸窩,用香軟的感受隔絕一切。

曾在他身後擁住他那屬於父親的溫暖不復存在,強健的臂膀和大掌撫著他的頭是碩珍最貪戀的感受。但全部寄託在國一那天隨著窗戶一起碎了一地。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在房間內陪伴小泰亨的碩珍聽到門外野獸般的嘶吼,直覺告訴他有甚麼東西破碎了。匆忙起身叮囑弟弟乖乖待在房內絕對別出來,踩著輕柔的步伐溜到客廳,本想將自己藏身於柱子後觀察形勢的碩珍一看到眼前的情景連躲藏都顧不上,只是''撲通''一聲跌坐在地板上,巨響弄得母親緩緩轉過頭,發白透紫的皮膚、充血的雙眼和銳利的牙齒是熟悉的不正常,但是滿嘴鮮血、發顫的身軀和嗚噎的啜泣是全新的景象。

文章標籤

米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Oct 29 Sun 2017 03:14

 

曾抱怨平淡的生活無趣,當有趣來到面前時,會如何?
文章標籤

米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You’re my best friend.’’

米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米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米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米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20 Wed 2017 15:20
  • 公告

各位抱歉,我知道這樣突然消失真的真的很不好,在上次說要回歸後又空了這麼久。
-

米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米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吶,哥!"
有著笑眼和肉乎乎小手的男生戳了戳一旁與他一同躺在星空下的人。

"?"
男人沒說話,
只是挑眉丟給他疑惑的眼神。

"這場戰爭還要多久?"

"......誰知呢。"

天上的星辰依舊閃耀,
動人的美景是之前在都市裡絕對無法目睹的。

但現在...
也沒心情去好好徜徉在這之中,
畢竟,
一轉頭,
如煉獄般慘絕人寰的景象即在眼前,
如此真實,如此接近,
甚至於,
他們便是這幅畫渺小的一個景物。

戰爭時期,
原本像家人一樣的大家都被拆散到各部隊服役,
和南俊在一起的只剩智旻而已。

而在這兵荒馬亂的時代,
大家都生死未卜,
雖說有些不公平,
但原本就任職軍官的玧其在這時幫了不少忙,
至少知道大家都還活著。

這樣算做弊嗎?
但在此時,
無論怎樣都是逼不得已。

大家都還在同一片天空下可是最大限度的幸福了。

"我們一定都回的去,對吧哥?"

"嗯。"

是阿,
不是一定回的去,
而是絕對要回去。

回到那雖算不上無憂無慮,
但姑且是快樂的生活。

幾天後,
南俊智旻兩人被派往前線支援,
在路上遇見一個小女孩。

"吶!哥哥們~買個乾糧如何?"
女孩舉起手中的盒子詢問。

"不用了。"
由於怕發生事故,
南俊果斷地拒絕她。

"欸呀哥~就買個?"
智旻看著女孩枯槁的身形,
不禁心生憐憫之心,
想想大概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隨便你了..."
要知道南俊最無法抵抗的便是那雙閃亮亮的眸子,
也就答應下來。

"南俊!"
身後一位長官將她喚過去。

往前走了一段,
回頭正想囑咐智旻在原地乖乖等著時,
發生了。

智旻微笑地蹲下身,
而女孩帶著略微勉強的笑容打開盒子。

在一道眩目的閃光爆發而出之際,
"對不起!對不起!"
女孩哭嚎的聲音緊接而來,
爆破聲隨即如雷般地灌入南俊耳裡,
接著身上被幾塊濕黏的東西貼上。

他不敢看是什麼緊貼著自己,
怕看到的會是幾乎已經確定的答案。

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動起來的,
一回神早已蹲在智旻"身"旁,
手托著自家弟弟的頭,
淚如雨下。

"哥...我想回家...我想回家阿!"
智旻氣若游絲地吐出心底的願望。

"嗚嗚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向來異常冷靜的南俊看到眼前殘缺不全的景像也如常人般荒了手腳,
拚命的往旁邊張望搜尋。

"哥...."

倏地起身衝向遠處不知撿起了什麼。
"智旻阿...手..手...給你。"

看著眼前慌亂的哥哥,
雖然身上傳來一陣陣劇痛,
心裡卻有一股奇異的暖流經過,
暖到讓他差點笑出來。

但一瞥見身旁被撿回來血淋淋的手,
嘴角又再度往下。

"哥...別找了..好嗎?"
喃喃自語的音量卻被南俊全部收進耳裡。

"智旻阿..我...我帶你回家,別丟下我好嗎?"
懇求著,
祈禱著,
儘管知道無法挽回還是想用盡一切辦法。

"好阿,哥。一起回家。"
許下一需瞬便會破滅的承諾,
只求最後一刻還抱持夢想。

"等我...等我找到你的腳...就一起,一起..."
此時含淚而笑是最悲傷也是最痛苦的,
但他還是選擇用這表情面對,
因為笑比哭好看多了。

"嗚..嗯...說好了喔..."
吐出最後的約定,
再也看不到南俊最沒抵抗力的雙眸。

垂下眼,
無法辨識被留下的他現下心情如何。
----------------------------------------

站在身後的小兵輕喚了一聲
"長官。"

"嗯?"
南俊微微篇頭。

"閔上尉叫你過去。"

"嗯。"
抿抿嘴,
想也知道那哥要說什麼,
經過那件事後總是嘮嘮叨叨的說個沒完。
但礙於身分和年紀的問題,
還是得乖乖過去。

"南俊,你知道我要說什麼吧?"

不知道才怪......

"你又犯了!我知道你對智旻的死感到悲痛,但我們其他人又何嘗不是?你認為他會希望你這樣墮落下去嗎?醒醒吧金南俊,你現在能為他做的只有趕快打迎勝仗,然後把他好好帶回家!"

"........"

"你能爬上這位子固然是因為你的戰績顯赫,但你的品性問題真的讓人無法苟同。部下們都已經在傳你只是個靠著老子我爬上這位子,還仗勢欺人的瘋狗罷了。你回去好好想想吧,否則就要把你降職。"


米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